愤怒的法国人民揭竿而起,组建了自己的Uber
2016年03月04日
愤怒的法国人民揭竿而起,组建了自己的Uber

几个月以来,法国的出租车工会和当地的法律法规成为了Uber在法扩张的最大问题。今年早些时候法国各大城市对于Uber的集体抗议,以及近期法院最终判决Uber强制关闭其UberPop低成本服务等都使得Uber在法国的日子过得很煎熬。而现在,这家公司正在面临一个它做梦也想不到的阻力:这个阻力来自于巴黎当地的司机。

 

受Uber近期决定在整个巴黎范围内削减车费的影响,巴黎的一些司机们纷纷展开了抗议活动——形成了自己的工会,甚至创建了自己的竞争性服务。上个月,一些Uber司机们自己推出了类似Uber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他们希望这能够引导司机们远离美国的Uber,最终让法国人民来更好地控制他们自己的业务。它的创始人想要把它打上“法国制造”的烙印以抵抗“美国的霸权主义”。但其目前还有诸多可行性上的问题,而且如何吸引消费者来使用这一“法国Uber”肯定会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该应用程序名为VTC Cab,于11月在Google Play上登录并在上周登录了iTunes。 (VTC是法文缩写,意为不属于出租车公司的私人司机服务)这个具有浓厚地域色彩的应用程序提供和Uber相同的基础服务:用户也可以通过它叫来一辆黑色轿车、也可以评价他们的司机、也可以喝免费的瓶装水。与 Uber不同的是,VTC Cab还允许用户预约打车。更重要的是,它不会向司机收取佣金——所以这是一家会员制的非营利性协会。

 

VTC Cab:“我们要建立自己的Uber,获得我们应有的权利。”

该应用程序的创始人穆罕默德·拉迪说,他制作这款应用的目的是想要在他们的环境下给司机们提供一种类似Uber的盈利模式。“我们要建立自己的Uber,获得我们应有的权利。”拉迪说,“Uber不能代表我们...他们是一家技术公司,与世界各地的交通业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们对待我们法国人民就像对待一串数字一样——我们就像一台计算机上的人物,只是一串数字,作为一名司机,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在巴黎, Uber会从旗下所有司机所接的每一单中抽取20%的佣金,而VTC Cab的司机只需要每月交250欧元的月租,就能够允许他们保留他们所赚取的所有收入。拉迪说,这种计费方式将有助于保持其应用程序和员工之间的联系。拉迪还表示,VTC Cab将提供客户服务专线,用户可以通过这一方式来与他们交流沟通,而不像Uber那样只能通过电子邮件系统来相互联系。

 

“我们的原则是绝不从司机的收入多少来榨取提成。”拉迪指出,该组织截至目前没有从外部投资者获取过一分钱。“我们经营的是一个非盈利性组织,这意味着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通过司机们的劳动来获取利润。”拉迪表示,他们所用的软件是Multi Brains LLC开发的,每年维护应用程序的成本超过20万美元,他的组织已经开始着手购买Google和Facebook上的广告。

 

拉迪说,整个巴黎有1500名司机已经注册了该服务(司机可以在第一个月免费使用),而他的目标是在2016年之前达到5000人。虽然他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巴黎的10000名Uber司机最终都能选择使用他的服务,但是他也承认,司机很可能会在前几个月脚踏两只船。而这也将导致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说服Uber的用户转而使用VTC Cab。

 

Eurecab:“希望VTC Cab能成功,但我不会在他们身上下赌注。”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VTC Cab能够吸引到多少客户随之而来,但对于一些对Uber感到不满的Uber司机而言,零佣金的承诺的确是很诱人的。这项服务将以Uber在上个月削减费用之前的价格来收取费用:起步价8欧元,每公里1.40欧元(上个月,Uber把其在巴黎的费用调低了20%,并把起步价改为5欧元——正是这一决定引发了抗议)。截止到目前,Google Play的统计数据显示,只有500?1000名Android用户下载了VTC Cab应用。

 

拉迪说,该应用程序中所提供的个性化服务以及“法国制造”的品牌烙印一定能够吸引客户最终转投他的平台。他指出,在VTC Cab中,用户可以自主选择自己想要的司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他们发展更为密切的关系。他说,这一客户服务将比Uber所提供的更好。

 

但其他人则并没有那么自信。毕竟事实上,Uber仍在继续称霸法国的专车业务——目前仍大约有130万用户在使用Uber,并且随着VTC公司和越来越多的出租车服务的加入,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拥挤。即使是巴黎市自己也在十月推出了出租车应用程序。专家们说,VTC Cab想要在这么激烈的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创建一个良好的应用程序生态环境,获得客户与司机的信任和加入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巴黎初创企业Eurecab的创始人Théodore Monzies说,“我希望他们成功,但我不会在他们身上下赌注。”

 

而Uber方面似乎并没有过于对这些“叛变”司机表示担忧。Uber的法国发言人托马斯·迈斯特表示,对Uber感到不满的司机是极少数分子,并表示自上月的减价之后,大部分司机的每小时的收入实际上反而增加了。最后他表示,消费者将决定Uber及其竞争对手的命运。

 

Uber法国:“我们欢迎竞争,无论来自何方。”

 

“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说的——我们欢迎竞争,无论它来自于哪里,即使是对我们表示反对。” 在VTC Cab登录 Android时,梅斯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外,无论是哪家公司来负责管理,司机们都是拥有绝对自由的驾驶权的,他们始终是自由的…所以,如果他们推出了自己的应用程序的话,我们其实对此感到欣慰。”

 

在Uber宣布调低车费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司机开始对Uber表示不满,而这也在助长一些组织和工会获得更大的谈判权。 司机工会SCP-VTC的秘书长Sayah Baaroun在上个月Uber调低车费的时候曾公开表态:Uber与Le Cab这样的竞争对手正在“发动价格战”,然而司机却毫无发言权——这是极其不合理的。他指责了Uber的“变相工资制度”和此前对司机承诺的“虚假的”独立性。

 

“Uber进入了我们的市场,并且彻底破坏了我们的市场,”拉迪说,“法国的市场原本很稳定,有着非常合理的定价。可以说,在他们来了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热门视频